门文草青

日记(随笔)




我和女朋友分手了。
这是我们交往的第三年。
今天是我们分手的第二天。

冰秋小日常~~

冰河:“师尊~”
沈老师不为所动……
冰河:“师尊~~”
沈老师面无表情……
冰河:“师尊~~~QAQ”
沈老师叹气,扭过头来,无奈的说:“好好好,给你上,不要哭了哈……”
冰河计划通√
【今天的冰河也是吃了个饱呢~~】(*╹▽╹*)

Sugar_Spideypool:

沈清秋:冰河我要上天。 冰妹:好的师尊。
太子殿下:三郎我要入地。 花城:没问题哥哥。
魏无羡:蓝湛蓝湛,你把绳子牵一牵呗。 蓝忘机:为何? ​​​

写作必须知道的知识

爱问Ta:

1.【十二生肖】
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
2.【十大名茶】
西湖龙井(浙江杭州西湖区)、碧螺春(江苏吴县太湖的洞庭山碧螺峰)、信阳毛尖(河南信阳车云山)、君山银针(湖南岳阳君山)、六安瓜片(安徽六安和金寨两县的齐云山)、黄山毛峰(安徽歙县黄山)、祁门红茶(安徽祁门县)、都匀毛尖(贵州都匀县)、铁观音(福建安溪县)、武夷岩茶(福建崇安县)
3.【四大名绣】
苏绣(苏州)、湘绣(湖南)、蜀绣(四川)、广绣(广东)
4.【四大名扇】
檀香扇(江苏)、火画扇(广东)、竹丝扇(四川)、绫绢扇(浙江)
5.【四大名花】
牡丹(河南洛阳)、水仙(福建漳州)、菊花(浙江杭州)、山茶(云南昆明)
6.【四大发明】
造纸(东汉.蔡伦)、火药(唐朝.古代炼丹家)、印刷术(北宋.毕升)、指南针(北宋.发明者无记载)
7.【古代主要节日】
元日:正月初一,一年开始。
人日:正月初七,主小孩。
上元:正月十五,张灯为戏,又叫“灯节”
社日:春分前后,祭祀祈祷农事。
寒食:清明前两日,禁火三日(吴子胥)
清明:四月初,扫墓、祭祀。
端午:五月初五,吃粽子,划龙(屈原)
七夕:七月初七,妇女乞巧(牛郎织女)
中元:七月十五,祭祀鬼神,又叫“鬼节”
中秋:八月十五,赏月,思乡
重阳:九月初九,登高,插茱萸免灾
冬至:又叫“至日”,节气的起点。
腊日:腊月初八,喝“腊八粥”
除夕:一年的最后一天的晚上,初旧迎新
8.【四书】
《论语》、《中庸》、《大学》、《孟子》
9.【五经】
《诗经》、《尚书》、《礼记》、《易经》、《春秋》
10.【八股文】
破题、承题、起讲、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
11.【六子全书】
《老子》、《庄子》、《列子》、《荀子》、《扬子法言》、《文中子中说》
12.【汉字六书】
象形、指事、形声、会意、转注、假借
13.【书法九势】
落笔、转笔、藏峰、藏头、护尾、疾势、掠笔、涩势、横鳞竖勒
14.【竹林七贤】
嵇康、刘伶、阮籍、山涛、阮咸、向秀、王戎
15.【饮中八仙】
李白、贺知章、李适之、李琎、崔宗之、苏晋、张旭、焦遂
16.【蜀之八仙】
容成公、李耳、董促舒、张道陵、严君平、李八百、范长生、尔朱先生
17.【扬州八怪】
郑板桥、汪士慎、李鱓、黄慎、金农、高翔、李方鹰、罗聘
18.【北宋四大家】
黄庭坚、欧阳修、苏轼、王安石
19.【唐宋古文八大家】
韩愈、柳宗元、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曾巩
20.【十三经】
《易经》、《诗经》、《尚书》、《礼记》、《仪礼》、《公羊传》、《榖梁传》、《左传》、《孝经》、《论语》、《尔雅》、《孟子》
21.【四大民间传说】
《牛郎织女》、《孟姜女》、《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与许仙》
22.【四大文化遗产】
《明清档案》、《殷墟甲骨》、《居延汉简》、《敦煌经卷》
23.【元代四大戏剧】
关汉卿《窦娥冤》、王实甫《西厢记》、汤显祖《牡丹亭》、洪升《长生殿》
24.【晚清四大谴责小说】
李宝嘉《官场现形记》、吴沃尧《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刘鹗《老残游记》、曾朴《孽海花》
25.【五彩】
青、黄、赤、白、黑
26.【五音】
宫、商、角、址、羽
27.【七宝】
金、银、琉璃、珊瑚、砗磲、珍珠、玛瑙
28.【九宫】
正宫、中吕宫、南吕宫、仙吕宫、黄钟宫、大面调、双调、商调、越调
29.【七大艺术】
绘画、音乐、雕塑、戏剧、文学、建筑、电影
30.【四大名瓷窑】
河北的瓷州窑、浙江的龙泉窑、江西的景德镇窑、福建的德化窑
31.【四大名旦】
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
32.【六礼】
冠、婚、丧、祭、乡饮酒、相见
33.【六艺】
礼、乐、射、御、书、数
34.【六义】
风、赋、比、兴、雅、颂
35.【八旗】
镶黄、正黄、镶白、正白、镶红、正红、镶蓝、正蓝
36.【十恶】
谋反、谋大逆、谋叛、谋恶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义、内乱
37.【九流】
儒家、道家、阴阳家、法家、名家、墨家、纵横家、杂家、农家
38.【三山】
安徽黄山、江西庐山、浙江雁荡山
39.【五岭】
越城岭、都庞岭、萌诸岭、骑田岭、大庾岭
40.【五岳】
(中岳)河南嵩山、(东岳)山东泰山、(西岳)陕西华山、(南岳)湖南衡山、(北岳)山西恒山
41.【五湖】
鄱阳湖(江西)、洞庭湖(湖南)、太湖(江苏)、洪泽湖(江苏)、巢湖(安徽)
42.【四海】
渤海、黄海、东海、南海
43.【四大名桥】
广济桥、赵州桥、洛阳桥、卢沟桥
44.【四大名园】
颐和园(北京)、避暑山庄(河北承德)、拙政园(江苏苏州)、留园(江苏苏州)
45.【四大名刹】
灵岩寺(山东长清)、国清寺(浙江天台)玉泉寺(湖北江陵)、栖霞寺(江苏南京)
46.【四大名楼】
岳阳楼(湖南岳阳)、黄鹤楼(湖北武汉)、滕王阁(江西南昌)、大观楼(云南昆明)
47.【四大名亭】
醉翁亭(安徽滁县)、陶然亭(北京先农坛)、爱晚亭(湖南长沙)、湖心亭(杭州西湖)
48.【四大古镇】
景德镇(江西)、佛山镇(广东)、汉口镇(湖北)、朱仙镇(河南)
49.【四大碑林】
西安碑林(陕西西安)、孔庙碑林(山东曲阜)、地震碑林(四川西昌)、南门碑林(台湾高雄)
50.【四大名塔】
嵩岳寺塔(河南登封嵩岳寺)、飞虹塔(山西洪洞广胜寺)、释迦塔(山西应县佛宫寺)、千寻塔(云南大理崇圣寺)
51.【四大石窟】
莫高窟(甘肃敦煌)、云岗石窟(山西大同)、龙门石窟(河南洛阳)、麦积山石窟(甘肃天水)
52.【四大书院】
白鹿洞书院(江西庐山)、岳麓书院(湖南长沙)、嵩阳书院(河南嵩山)、应天书院(河南商丘)
53.【四大佛教名山】
浙江普陀山(观音菩萨)、山西五台山(文殊菩萨)、四川峨眉山(普贤菩萨)、安徽九华山(地藏王菩萨)
54.【四大道教名山】
湖北武当山、江西龙虎山、安徽齐云山、四川青城山
55.【五行】
金、木、水、火、土
56.【八卦】
乾(天)、坤(地)、震(雷)、巽(风)、坎(水)、离(火)、艮(山)、兑(沼)
57.【三皇】
伏羲、女娲、神农
58.【五帝】
太皞、炎帝、黄帝、少皞、颛顼
59.【三教】
儒教、道教、佛教
60.【三清】
元始天尊(清微天玉清境)、灵宝天尊(禹余天上清境)、道德天尊(大赤天太清境)
61.【四御】
昊天金阙无上至尊玉皇大帝、中天紫微北极大帝、勾陈上宫天后皇大帝、承天效法土皇地祗
62.【八仙】
铁拐李、钟离权、张果老、吕洞宾、何仙姑、蓝采和、韩湘子、曹国舅
63.【十八罗汉】
布袋罗汉、长眉罗汉、芭蕉罗汉、沉思罗汉、伏虎罗汉、过江罗汉、欢喜罗汉、降龙罗汉、静坐罗汉、举钵罗汉、开心罗汉、看门罗汉、骑象罗汉、探手罗汉、托塔罗汉、挖耳罗汉、笑狮罗汉、坐鹿罗汉
64.【十八层地狱】
[第一层]泥犁地狱、[第二层]刀山地狱、[第三层]沸沙地狱、[第四层]沸屎地狱、[第五层]黑身地狱、[第六层]火车地狱、[第七层]镬汤地狱、[第八层]铁床地狱、[第九层]盖山地狱、[第十层]寒冰地狱、[第十一层]剥皮地狱、[第十二层]畜生地狱、[第十三层]刀兵地狱、[第十四层]铁磨地狱、[第十五层]寒冰地狱、[第十六层]铁册地狱、[第十七层]蛆虫地狱、[第十 八 层]烊铜地狱
65.【五脏】
心、肝、脾、肺、肾
66.【六腑】
胃、胆、三焦、膀胱、大肠、小肠
67.【七情】
喜、怒、哀、乐、爱、恶、欲
68.【五常】
仁、义、礼、智、信
69.【五伦】
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
70.【三姑】
尼姑、道姑、卦姑
71.【六婆】
牙婆、媒婆、师婆、虔婆、药婆、稳婆
72.【九属】
玄孙、曾孙、孙、子、身、父、祖父、曾祖父、高祖父
73.【五谷】
稻、黍、稷、麦、豆
74.【中国八大菜系】
四川菜、湖南菜、山东菜、江苏菜、浙江菜、广东菜、福建菜、安徽菜
75.【五毒】
石胆、丹砂、雄黄、矾石、慈石
76.【配药七方】
大方、小方、缓方、急方、奇方、偶方、复方!    

【冰秋】独活

枫槿如画:

我宠了他一辈子,怎忍他受这别离之苦。 ——————————————————————————————————————————————


曾经的沈清秋,掉了B格和爽度和要他命差不多,系统的扣分宣言就是悬在头顶的一口利剑,随时可能结束这一段玄幻离奇的经历,回归虚无的死亡阴影。


可现在他倒盼那剑掉的快些,好让在他面前总是泪眼盈盈的好徒弟在奈何桥边少等一会。


随着洛冰河的死亡,整个世界都重归虚无,唯独他沈清秋格格不入,守在这仅有一人的世界,就像当初洛冰河守着他的躯体一样,守着冰棺内长眠的魔君。


明明说好一起走的,为何留下了一个呢?


想着想着,神色恍惚之际修雅已出鞘三分,剑锋边缘抵在自己脖颈上,用力划下去,只听到系统熟悉的语音提示:


【扣除爽度1000000,自动修复躯体,请贵方注意余额。】


刚在深可见骨的剑痕立刻恢复如初,修雅剑铛地一声坠落在冰面上,剑身白光莹莹,灵气充沛。


果然。


沈清秋低低地笑了,越笑声音越是惨淡,当他绞尽脑汁想要活下去的时候,系统从来吝啬于给他加分,当他想要和那人共赴黄泉之时,系统又偏偏不让他死。


不是没有唾骂过,不是没有挣扎过,可是十指连心的痛也尝过了,甚至连心脏也试着剜出来了,那离体的血肉一点点停止跳动,可是胸腔里又有什么重新填满,他就像个童话故事里肆意破坏自己的人造夜莺,总有存在不顾他意愿重新地替他上上发条,逼他唱歌。即使已经泣血,也不被允许停止。


“为什么……”沈清秋跪在洛冰河的身边,膝下是平滑如镜的冰面,他伸手抚摸着洛冰河的脸颊,就像无数次欢好后他明知那人装睡,还是无奈的先起身哄他起床。


“为什么不把我带走呢?”


你那么爱哭,我不下去,到时候谁来哄你呢?


“系统,我想死。”沈清秋道。


【……成仙是贵方自己的选择。】沉默了良久的系统终于上线【您可以在当时选择终结寿命,成仙后您的寿命将由之前的爽度和B格支撑,扣完后您才能选择正常死亡。】


“你拿去自己花。”


【贵方忘了,我已经是最高级别,无需再下载升级安装包。】


“我想死……”沈清秋的十指无力地抓住洛冰河的一只手,小心得贴在自己脸上,温热的泪水浸染了指缝,顺着皮肤纹理一丝丝湿润。


“冰河……冰河……”


沈清秋本来只是穿越后占用别人躯壳的普通人,于修仙一事上天赋平平,可他的爱侣洛冰河是千年难遇到处开挂的天才,加上血统一半来自魔界贵族,可以说他的生命要远远长于沈清秋。


沈清秋在自己的头发开始发现银丝的时候,洛冰河在早已开始准备二人长眠之所。沈清秋知道后是又气又心疼,早就在坦白来历的时候二人大吵了一架,虽然过程跌宕起伏好歹最后还是粘粘糊糊和和美美地过回了没羞没躁的日常,但是沈清秋万万没想到这崽子打着自己下去后就一剑抹了脖子一起殉情的想法。


你还有那么长的时光,何必让它那么快戛然而止?


可是说一点预感没有也是骗人的,沈清秋说不过也不忍心说服梗着脖子的洛冰河,只好在自己身上下功夫,每天三次戳系统,在花费了数目惊人的爽度和B格后,他在魔界一处破烂的空棺里找到了成仙的法诀,将自己的时间永远凝固在眉发雪白,容颜清秀的岁月,然后陪着他的徒弟,他的恋人,他的夫君,走过漫长的岁月,直到对方生命的尽头。


系统的爽度和B格早就达到了上限,沈清秋再度查询时,早已变成了无限大的符号。


上天总是厚待他的亲儿子,洛冰河将死之时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依旧年轻英俊。他只是拉着沈清秋,拿着心魔剑,拥吻着他的师尊倒在棺里,手中的心魔剑同时捅穿了两人的心脏。


“一起走吧,师尊。”


“好。”


可是到底躺在不再有呼吸起伏的胸口再次醒来,恍然天地颠倒,一片茫然。


但即使重来一遍,他到底还是不忍心,让洛冰河在压过那三年,等过那漫长的五年后,再多等无数岁月。


“我宠了他一辈子,怎忍他受这别离之苦。”


放下洛冰河的手,小心翼翼地躺在他旁边,沈清秋靠在他旁边,像在竹舍每个清晨或黄昏。


师尊,我头难受,全身难受,要师尊抱着睡。


“好”白发的仙人抚摸着沉睡青年的乌发,眼睛里闪动着岁月沉淀下来温柔的光。


“都依你。”





——————
私设系统升级到一定级别后,爽度和B格做能量,离开主能源一样能维持宿主生存。



咸鱼球_专注爬墙:

【谢怜】

——“谢怜听了,面不改色地道:‘其实不是。我有隐疾。我不举。’”

哈哈哈哈太子殿下你!!!

《男神与偶像的日常》现代小段子,续写一个小甜饼。

SuperM:

自洛冰河与沈清秋微博公开关系之后,虽已过了一个多月,但人民群众对他们的私生活依然保持着高涨的热情。圈内好友,圈外粉丝都格外关注,仿佛世界焦点一般的待遇让他们十分吃不消。再加上洛冰河的粉丝号召力,一时间他们经常被窥探,但凡能与他们扯上一点关系,都会被粉丝热切的投以目光。
路人偶遇洛冰河,发条微博,粉丝:“沈老师呢?”
剧组po出定妆照,粉丝:“这次还让洛冰河唱主题曲吧,夫夫合璧,所向无敌”
圈内友人低调的发了私下聚会的烧烤架,粉丝从照片里的人型剪影推理出了都有谁参加聚会,又是一阵狂潮:“冰秋都在!沈清秋连私人聚会都带着洛冰河,真爱无疑啊”
这种程度的关注实在令人难以消受,沈清秋甚至不堪其扰的直接卸载了微博,但收效甚微,工作室的官方账号也经常被爆,工作人员频频吐槽,“沈大大想想办法,还我清静”。
“冰河,过多关注容易适得其反。”吃过晚饭,沈清秋倚在沙发上,等洛冰河收拾过碗筷,端着果盘过来坐下,开口同他商量,“你……”
他开了口,又有些犹豫,洛冰河想要他们的关系人尽皆知,这点他自然明白,当下这种局面或许对方并不引以为扰,反而乐见其成,毕竟越多人关注,某种程度上来说,更显著的达成了他的目的。但是,沈清秋也明白,许多不明情况的人,会因此产生排斥和逆反心理,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从有色眼光看待他,这对洛冰河来说,不算好事。一边是心意,一边是事业,他不知该如何抉择,但如果叫洛冰河选,他一定不会选事业。
“我不在意。”洛冰河答道,一小瓣柚子送进他嘴里。
果然……沈清秋吞下柚子,“我知道你不在意,但因此伤了前途太得不偿失。”
洛冰河闻言皱了皱眉,又给他喂了一瓣,“那就做公关吧,让他们压下去。”
他这么痛快接下沈清秋吞回去的后半截话,令他有些难以置信,“你…就这么答应了?”
“…”洛冰河眼睛快速的闪了一闪,他低下头,轻轻的说,“老师希望我做的,我都会做到。”
沈清秋握住他的手,心中升起一抹柔情,将他往自己这边拉了拉,“我知道你的好。”
洛冰河顺势靠在他身上,右手揽过沈清秋的腰身,微微一侧头,嘴唇贴着锁骨,呼吸轻柔的撩过皮肤,令他隐隐有些紧张。“为了你,我会做的更好。”
若有若无的气息在敏感带流连,沈清秋被撩拨的瞬间没有了力气。洛冰河见状,轻轻的舔了一下他的耳朵。
“唔,明天还有工作,我有个综艺,摄制组清早就会来家里跟拍。”沈清秋挣扎。
“老师……”洛冰河低低的叫了他一声,柔肠百转,情意绵绵。
“……”犯规!就知道这样他就没有办法了,毫无抵抗之力,“……去床上。”
话音未落,沈清秋就被打横抱起,对方双手稳稳当当的圈住他,几步跨去了卧室,双双陷进柔软的床铺。
于是第二天,摄制组来敲门时,洛冰河和沈清秋还没起床。
沈清秋睡眼惺忪的过来开门,惊叹道:“你们可真早啊。”
摄像们:“……六点半,约好的。”
沈清秋挥手招呼他们进门,开始录制,之前已经有过协商,他们会避开洛冰河,尽量让他不要入镜。多年镁光灯下的工作,令沈清秋已经习惯镜头前的生活,有条不紊的开始洗漱,收拾随身物品,就要出门。
洛冰河在摄像机后面,隔着客厅给他打手势,示意他去吃早餐,刚才他趁着沈清秋洗漱时已经做好,就在桌上摆着。沈清秋轻轻摇了摇头,时间来不及了。然后他就看到洛冰河脸耷拉下来,闷闷不乐的样子,就像被讨好主人却被踢了一脚的狗,可怜兮兮,仔细看看,虽然有些难过,身后却还忠诚的摇着尾巴。
沈清秋无奈,站在玄关前闭了闭眼,将包放在一旁,脱掉换好的鞋子,赤着脚快速走到餐桌,坐下开始吃早餐。时间很赶,他吃的很快,末了端起豆浆一口喝下,抽出纸巾擦擦嘴角,说了一句“走了”,纸巾捂着声音,含含糊糊的,听不太清。洛冰河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沈清秋有自己的工作室,洛冰河出道也是签在他的工作室下,公关做起来省下一倍力,有关于他们的私生活的报道,都尽量压住,降低热度。这些都是做惯的事,区别只在于这次的是恋爱报道而已。一段时间后,收效很大,没有动不动就来几条报道,微博也没有时不时被艾特的卡死。对于沈清秋工作室公关人员来说,这意味着苦逼不定点不定长加班的日子,终于可以暂告一段落。然而,就在他们松一口气的档口,洛冰河和沈清秋继上次被爆吻照公布恋情后,又一次上了热搜。
#沈清秋洛冰河甜蜜爱巢大曝光#
是一个短视频,一份多钟,正是沈清秋参加的综艺节目,摄像到家里来进行过拍摄,昨晚播出第一期。这个节目是跟拍嘉宾,第一期为了造势,从家里开始,一直到录制结束。沈清秋家里的部分只占了不到两分钟,篇幅不长,同其他人相比,甚至还有一点短。他平时工作矜矜业业,为人不争不抢,可以剪辑成爆点的部分,可以说都同洛冰河有关,但之前已经招呼过,洛冰河不能出现在节目里,成品出来后,反而显得沈清秋没有什么看点。
导演是他圈内十几年的好友,早在三年前,导演想筹划这个节目时,便邀请沈清秋参加。在荧幕下,沈清秋一向十分低调,除了为电影宣传,很少参加活动,这次接节目,是他综艺首秀。导演和他商量过后,将这也作为一个卖点打了出来。沈清秋在观众里口碑一向很好,要演技有演技,要颜值有颜值,这些年拍戏也从不怕吃苦受累,着实为观众奉献了一大波好电影,是以影迷基础十分庞大。看起来好似没看点,但观众关注点在他身上,眼睛雪亮,从一分多钟的剪辑里,一帧一帧的定格剖析,抽丝剥茧,将这个家里的另一个人的痕迹一一挑出,暴露在众人眼里。话题便立刻上了热搜。
“据我观察第一期节目家里的部分,沈清秋和洛冰河两个人已经同居了!妥妥的!我按镜头进行分析,找到很多蛛丝马迹,结果如下:
1、沈清秋开门时,可见斜后方的开放式厨房。有三点需要注意,首先桌子上只有两样东西,一盒纸巾,一束插花;其次,料理台上的豆浆机,这时候是关着的,旁边有一个透明的碗,依稀可见里面是浸泡的豆子;最后,灶上的两个锅都是浅口的平底炒锅。
2、镜头跟着沈清秋时,有扫过墙上的博物架,这个实在太快了,暂停了好几次。图很模糊,只能看个大概,但是也够了。大家仔细看,博物架上有一个奖杯,细长型的,浑身没有突出的地方,底座比较高,底座和杯身之间的比例大概是4:6。
我从两方面思考,第一,沈清秋演技毋庸置疑,影帝基本拿了大满贯,如果博物架上摆放他的奖杯,那应该摆很多出来才对,所以这个奖杯,很大可能不是他的。当然,也有可能这个奖杯对他具有特殊意义,所以特意挑出来摆放。
第二,我搜索了国内各大电影节的奖杯样式,如下图所示,右边的是沈清秋家里奖杯的图,对比一下。
[图片][图片]
只从外形判断,和沈清秋家里吻合的,有两个,一是某鸡的最佳编剧,一个是某花的最佳男配。我再搜索了沈清秋生平,可以确定的是,这两个奖沈清秋都没有拿过,他从来没有做过编剧,出道就是影帝,此后拿的也都是影帝。
既然不是沈清秋的奖杯,却还摆在他家里,说明奖杯的主人同他关系密切,沈清秋以奖杯主人为骄傲,这个概念里,基本可以缩小奖杯主人的范围。提醒一下,洛冰河拿过某花的最佳男配,这是他出道以来第一个奖。
3、沈清秋吃早饭时,他脚上没有穿鞋,吃完了走到玄关,可见拖鞋在玄关处,他的背包也在。这个背包他上车时候也背着,说明是要背出门的。一般这种综艺节目,摄制组只负责拍摄,不会帮忙提行李,那么可以推测,沈清秋是自己将背包拿到玄关的。
也就是说,他到了玄关,放了背包,脱了拖鞋,又折回来吃饭。这一系列的动作与常理有些不符,如果是忘了吃饭,那么既然已经走到门口,连拖鞋都脱了,一般人会选择不吃直接出门,或者折回去顺手拿些方便的边走边吃,但沈清秋却又坐回餐桌吃饭。他连拖鞋都没有再穿就赶紧回来,并且吃的很急,说明时间很赶,需要速战速决。
既然时间很紧,却依然回来吃早饭,可以推测有一个推动力驱使他做出这样的选择。如果他家里没有别人,那就是他自己主动的,说明这个推动力通过早餐起作用,如果家里有别人,那么很有可能是这个推动力本身在起作用。我本人倾向后者,嘿嘿。
4、第一条里让大家注意的三点,在这里大家可能都明白了。首先,本来除了纸巾和插花一无所有的餐桌,凭空冒出来一桌早餐,品种多样,营养均衡。有豆浆,鸡蛋,一碟煎包。其次,可以看到豆浆机有明显使用过的痕迹,旁边浸泡豆子的碗已经空了,可以合理推测,沈清秋喝的豆浆,是料理台现榨的。最后,灶上的两个浅口平底炒锅,已经消失不见,而在灶上的,是一口蒸锅,和一个煮锅。餐桌上又有包子和鸡蛋,这,就很巧了。
这三点综合论述,指向一个可能,即在沈清秋家里,有人给他做了一桌早饭。
5、沈清秋吃完了饭,擦嘴是说了一句话,声音太小,听不太清,我调到最大音量,也只听见他似乎说了句话,大家可以看这个动图,我放慢了倍速。
[图片]
看他口型,说的应该是走了。按常理讲,这不是对节目组说的,如果是对节目组,大可以大声说出来,小声讲说明不便让所指对象以外的人听到。这说明,他说话对象不便在镜头里露面。
总结:有人给沈清秋家里,自然的帮他做早饭;在这个人的影响下,就算时间快来不及,沈清秋也折回来吃这顿早饭;沈清秋家里有不属于他的奖杯,大大方方的才在博物架上;沈清秋走前和一位没有露面的人打了一声招呼。
这些加在一起,我觉得一个合情合理的结果已经浮现了,奖杯主人、做早饭的人、临走打招呼的人,应当都是洛冰河。
平时比较喜欢看推理小说,也爱玩密室逃脱之类的东西,如果不对的地方,欢迎大家讨论指教。”
热门评论:“冠军已经被你内定了,我手洗干净了能摸摸你的奖杯吗?”
“还指教什么指教,膝盖拿去”
“大佬大佬,厉害了厉害了”
“这是互宠呀word妈他俩也太甜了吧”
“年下小狼狗攻,呲着牙吃到嘴了,嗷嗷的献好巴巴的撒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热评实名不服,为年上温柔宠溺攻和年下冰山人妻受疯狂打call!!!!!”
等沈清秋看到这条微博时,脸上毫无波动,但内心波涛翻涌,他出道这么多年,出于朋友义气上综艺节目,头一次答应节目组到家里拍摄,就被翻了个底朝天,又气又好笑。他和洛冰河自那条公开微博后,没有再发微博,粉丝情感无处宣泄,疯狂的在这条推理微博下面艾特他们,又给他俩私信,手机不断的弹出微博消息框,红红的省略号就挂在信息栏。
“沈大大,加大力度吗?”公关部电话。
沈清秋叹了口气,“算了,就和原来一样就行。”
公关部领命而去,沈清秋揉了揉太阳穴,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平静下来啊。
洛冰河的电话进来,“老师,你收工了吗?”
沈清秋坐直身体:“嗯,在卸妆。”
洛冰河兴奋,“那我来接你!”顿了顿又小心翼翼的补了一句,“行吗?”
啊对这样的洛冰河完全抵挡不了,行行行有什么不行的,你要怎样都行。
“来吧,我还有二十分钟就好。”
“马上就到。”
“……”这,好像有点不对的地方,一般洛冰河会回答,好,马上来,还得嘱咐一句天冷,呆在屋子里不要出来。沈清秋道,“你是不是已经到了?”
那边顿了一下,支支吾吾的说:“嗯…到了…到了。”
果然。沈清秋又有点甜蜜,又有点气恼,“万一我没收工,你不是白等。”
洛冰河轻轻笑了笑,“离你近点,等着也很好。”
沈清秋耳朵立刻红了,猛地将手机捂到胸口紧紧按住,动作之快带出一道残影,脸上也热了起来,半响才平复心跳,“我…我马上出来,先挂了,挂了。”
“等等,老师。别着急,注意安全。”
沈清秋含糊的答应了,挂了电话,椅子下面像是有钉子一般坐不安稳,他按耐不住,催起化妆师,“尽量快一点吧。”化妆师笑着答应,沈清秋连脖子都红了。
等他坐进洛冰河的车里,竟然只用了十分钟,效率翻翻。他鬓边还有一抹没擦干的水迹,洛冰河抬手帮他揩去,笑道,“老师不用这么急,我不怕等的。”
“……”又是情话发射,不知道如何接,“我们又上热搜了。”
洛冰河顿了顿,似乎有些委屈,“对不起,下次我就呆在卧室里不出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热搜就热搜,也没什么大不了。下次……还是出来吧,自然就好。”
洛冰河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老师。晚上想吃什么?”
“拉面行吗,很久没吃了。”沈清秋似乎想到什么,又笑起来,“希望这次没有不请自来的师弟。”
洛冰河侧头,余光凝视着他的笑脸,不自觉的也跟着笑了起来,“希望没有,来了不开门。”
“那师弟要哭晕了。”
“老师不哭就好。”
沈清秋斜了他一眼,“你少哭点最好。”
“……”扎心。
沈清秋歇在沙发上吃水果,洛冰河在厨房和面,灯光打在他身上,令沈清秋感到十分温暖。二十年前,也是这样,他进村里剧组拍摄,用几个面包认识了洛冰河。当时他吃不惯当地饭菜,十分不合口味,进组没多久就瘦了好几斤,后来,洛冰河开始给他做饭。
开始只是早餐,简单的白粥和小咸菜,沈清秋很惊喜,每次都会吃完,很给面子。吃完了才想起来问问对方,做饭是不是耽误他的时间,得到摇头的回答。没过几天延伸到午饭和晚饭,洛冰河也承包了。沈清秋担心他的功课,曾经拒绝过,但是没用,洛冰河还是会做好了送过来,不吃他就放在那里,下一顿再带走。
有一次,沈清秋去了洛冰河家里,院子里溜着墙角,种了一排的小葱,香菜,蒜苗还有小青菜。正巧是饭点,洛冰河在做饭。他看见小小的孩子还没有灶台高,踩着凳子挥锅铲,角度不好,很费劲,额头上都是汗,翻炒一会儿后,又撑着灶台下来,绕到后面,添柴烧火,火钳很大,估计也很重,洛冰河两只手用力才能操控它。旁边做好的一个菜,洛冰河用温水暖着保温。沈清秋眼泪控制不住,糊了一脸,躲在旁边捂着嘴,不敢漏出来一点声音。
自那以后,沈清秋就没有拒绝洛冰河的饭菜。只要洛冰河送,他就吃。吃完了接着帮他辅导功课,更加用心。剧组有空闲了,他会带着洛冰河坐很久的车去镇子上,买些新鲜的菜和耐放的肉,又给洛冰河买奶粉和新衣服,还有文具,帮洛冰河添置生活用品,在能力范围内,让洛冰河过上正常小孩子应有的生活。
沈清秋抿了一口茶,目光落在洛冰河身上,面已经下锅了,他握着长长的筷子在翻搅,察觉到沈清秋的目光,回头对他笑了一笑,“老师,饿了?十分钟就好。”
“不饿,看看你。”沈清秋放下茶杯,拿起手机,“我给你拍张照片。”
洛冰河听到他说不饿,便转回去看锅,沈清秋拍下一张煮面的侧影,还未收散的点点笑意缀在嘴角,令人怦然心动。
沈清秋想了想,踱到阳台,定睛一看,果然,有几个新的大花盆,油绿绿的小葱和蒜苗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夹缝里还长有小小的香菜,沈清秋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以前是村子太偏僻,各家各户才不得不自给自足,能种的都自己种,洛冰河原来是不种这些的,后来给沈清秋做饭,才种了一些。不过现如今出门就是超市,什么样的菜都有,随去随买,他还改不了这个习惯,光鲜亮丽的大明星窝在阳台种菜,对比也太强烈了。
“老师,笑什么?”洛冰河从后面绕进来,边问边弯腰拔了几根小葱。
“你怎么还受累种这些,咱们去超市买就好了。”
洛冰河甩了甩土,“自己种的,更干净。以前有次包饺子,外面买的葱,你吃完就轻微食物中毒。这些也不费事,更放心。”
是有这么一次,他秋天进的组,冬至要吃饺子,他和洛冰河去镇上买了面和肉,洛冰河自己种的葱不够,他们又买了很多葱,回来自己包。那天晚上吃完了,没两个小时,他就开始上吐下泻,折腾到半夜才好一点,洛冰河一直在他床前守着。第二天早上起来,好的差不多了,两个人开始找原因,排查一天,也没能确定。但剩下的那些葱,只要沈清秋一吃,就会不舒服,两个人才确定罪魁祸首。自那以后,洛冰河就再也没买过外面的葱,能自己种的,他都自己种。这个习惯,直到现在也一样。
洛冰河拿了葱转去厨房,沈清秋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极其庆幸,遇见洛冰河,和他相爱,实乃大运气。
沈清秋给花盆也拍了一张照片,和洛冰河煮面的照片一起,没有配文字,直接发到了微博上。
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沈清秋意识到,可能又要给公关部添麻烦了。于是他把手机调为静音,装作看不见,进了厨房,洛冰河已经在招呼他开饭了。
撒着葱花的拉面,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欲大振。煞风景的是,洛冰河的手机开始一声一声的响,叮咚叮咚的不停歇。洛冰河从口袋里掏出来看了一眼,刚要关机,瞥见屏幕上显示的消息,整个人都顿住了。他抬起眼,悄悄的看向沈清秋,对方正坐下准备开饭,没有关注自己。他解锁手机,点进微博,便看见了沈清秋刚发的那一条,时间在三分钟前。
到这一秒,沈清秋的微博里,有三条是关于洛冰河的,第一条正式公开,第二天算是回应他的恋慕,到这第三条,却是沈清秋主动表明洛冰河的存在,也相当于,主动诉说自己的心意。洛冰河拿着手机,深深的呼了口气。沈清秋正在吃面,他偷偷的拍了下来,然后转发。
“冰河?吃饭。”沈清秋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洛冰河收了手机,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吃了两口,开始发难,“老师,你偷拍我。”
“……”又耍赖,沈清秋道,“怎么,不准?”
洛冰河笑道,“当然准,老师拍的还满意吗?”
“你赶快吃饭我更满意。”
“……”好吧。食不言寝不语。
他们两个和和美美的一起吃晚饭,全然不管糊成一滩的微博。
“洛冰河笑的太犯规了!让我守护这个笑容一辈子!!!”
“正主给实锤了!晚饭也做,早饭也做”
“洛冰河不会还种菜吧???”
“一个做饭一个吃,分工好明确”
“绝对年下人妻攻,赌一包辣条”
“站年上温柔攻年下冰山受,像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
公关部:“……”无语凝噎,泪流满面。


END